CSP 2019

退役了。

Day1 大众分应该是 210 。

记住,写东西的时候要写 1ull<<N ,而非 1<<N 。 我 T1 在这里被卡了一个多小时,直接导致 T3 没有时间写暴力。 T2 反正大家都会做就不说了,大概就是树形 DP ,优化一下状态转移。有一个 trick 就是括号可以考虑前缀和什么的。 T3 不会做。不过 35pts 的暴力其实还是挺好想的。实在是时间不够。 估分 200 pts。

Day2 大众分应该是 263 。

T1 整个人都傻了。一道傻逼容斥居然没想出来。其实挺显然的,提示也给得很多,但是大概是题面太长,给了一些干扰吧。写了 m=3 的暴力走人。 T2 人没了。大概花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猜了一个结论,感觉挺正确的,大概就是如果你能分割最多份并且每一份的大小都尽可能小,那么答案是最优的。写了份代码调了一下。反正就记一个 g 函数表示以当前点结尾的最小值。然后记一下前缀和移项用单调栈优化一下转移就好了。然后写了个暴力拍了一下。还写了个高精。结果最后暴力拍出问题了。人都傻了,只好把暴力交上去走人。结果出来一对答案,发现我正解写得是对的,暴力写挂了。人没了。 T3 没有仔细想,写了 55 分的暴力。其实二叉树的结论挺好想的,但是没认真打,其实打了还是收益更高的。 想来想去还是 T2 犯的错太可惜了,一下子少掉了一大堆分。 估分 119 pts。

总估分 319 pts。

其实本来就知道这场已经是退役场了,只是没想到会退役得那么惨。

高一开始搞 OI ,当时意气风发。然后从 NOIP 到省选,再到 CTSC-APIO ,接二连三地,总是没能发挥出全力、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、总是把能拿的分给丢了。

其实考试的时候的题并不是题题都那么难。但是一方面自己经验不足,在考场上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,有的时候是对分数的估计没有那么准确,有的时候是一些小点不知道导致调题调了很久,有的时候是没看出来一些显然的结论。大概是写题的时候总是没有理清思路吧。

所以就退役了吧,也就断了这份念想。

说到底还是菜。但是只是「菜」这个字是无法概括的。「菜」是有很多种形式的、是由很多个部分构成的。如果没有仔细地分析其中的每一个成分,那就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

其实最近的出题趋势有点向国外靠拢的意思,也就是,大码农题逐渐变少,而有趣的结论题、有一定思维难度的题则增多。其代表就是 DP 题的逐渐增加。 从这个角度上说,刷一刷 Atcoder 或者 Codeforces 的意义是很大的。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这个趋势,也没有认真地培养自己的思维能力。

当然另一方面就是代码能力的问题。譬如,如果那一次和 XRJ 一起手写 bitset ,那我在 Day1T1 ,就不会在那个错上花那么多时间。

还有就是考试策略。实际上,考试的时候,应当要看好每一个部分分、预估一下难度。这样可能会发挥得更好一些。诸如 D1T1 为了 5pts 花了一个多小时、 D2T2 为了 12pts 花了快一个小时,都是相似的原因。

说到底,就是这样一个风气:我 A 了这道题,所以我牛逼。 但是其实考场上这个心态是毫无意义的。 然而 AC 实在是太爽了。你看到那一片大大的绿色,正反馈简直是无穷的。 所以即便明白这个道理也很难改正。

再有一个问题就是做题时的劲。唯独在考试的时候才能有一种无往不利的锐气,才能想出很多平时呆坐半天都无法解决的结论。说不定是猜结论的时候胆子不够大吧。

说也挺可笑的,我现今怀念以前的时候比展望未来的时候竟要多得多。 即便到了今日,对现今的状况仍然没有什么实感。实感想必是之后的事情了。

又有什么可说的呢? 那就这样了吧。

「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吧。」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好说出口了。然而正是这种话太好说出口,所以不免惹得疑心这事情是否曾经挂在心上。 或许在多年之后,我仍然会梦回今日,遗憾着当时的 Day2 怎么考得那么差。但是 CSP2019 只不过是一个迟来的句号,就好比古典音乐结束之后那悠扬的尾声淡出于空气之中的那个位置。我的 OI 生涯其实早在那之前就结束了。

今から後悔しても無駄です。

这个博客我也许还会挂在这里,留待以后使用;也许会就此关停。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,这毕竟只是个写给自己看的博客啊。

在最后的时刻看到他们在讨论 D2T2 ,我又想冲上去把我 D2T2 犯的错大说特说,毕竟这是我此刻要紧的感受。
然后在此时我突然意识到:那又有什么用呢?他们尚且有下一年,而我已经不在此间了。
于是疏离感淹没了我。
我的手离开了键盘。

“CSP 2019”的3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